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葡京娱乐注册 >

對話馬蔚華:影響力投資和公益金融有必然性,

作者:澳门葡京网站发布时间:2018-08-07 10:30

對話馬蔚華:影響力投資和公益金融有必然性,

馬蔚華,壹基金理事長,國際公益學院董事會主席

  公益金融有必然性

  《中國慈善家》: 怎麼理解公益金融在全球的發展趨勢?

  馬蔚華:拿影響力投資來説,影響力投資是公益金融的重要部分,首先它符合公益慈善歷史的發展規律。回顧歷史,一定的公益慈善的管理方式總是和一定時期的社會生産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的,這是歷史唯物主義觀。從中世紀到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再到全球化、信息化、資本化的今天,公益慈善的管理和發展發生了很大變化,從教會的救助、王室的公益到美國現代基金會,一直到今天的公益金融,完全是生産力發展的結果。

  進入21世紀以來,由于科技革命、金融創新、全球化,全球財富快速遞增,但在全球范圍內財富越來越集聚在少數人手裏,再加上環境、生態問題,為全球的可持續發展埋下了很多隱憂。為此,聯合國制訂了2030可持續發展規劃。要解決這些問題,每年需要3.9萬億美元,但是靠捐贈,靠政府投入,只能解決1.5萬億美元,還有巨大缺口。這麼大缺口你靠捐贈靠傳統的辦法是解決不了的,與其被動堵缺口,還不如讓缺口越來越小。如果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未來都能夠既關注經濟效益,同時又非常重視社會效應,減少貧困、減少污染和保護環境,這個缺口會越來越小。用捐贈補缺口和讓缺口越來越小是標本的關係。這是我做影響力投資的一個邏輯。

  第二,近年來社會向善、商業向善、金融向善已經成為一個大趨勢。我剛到招行當行長的時候,做社會責任報告的企業寥寥無幾,當時我們還專門成立了企業社會責任同盟來推動,現在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會做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也在做善事,美國最先做影響力投資的都是高盛、摩根士丹利這些大金融機構,因為他們經歷了金融危機以後正努力改變自己的形象。還有我非常欣慰的是千禧一代對社會責任的關注超出預想。未來的20年巨大財富要轉到千禧一代人手裏,他們有這種責任感,我覺得對社會向善充滿希望。

  第三,我覺得符合十九大提出的高質量發展戰略的五大理念。第一是創新,十九大報告裏多次提到社會管理的作用,公益也需要創新,公益金融就是一種創新。第二是協調,影響力投資既看重經濟效益也看重社會效益就是協調。第三是開放,可持續發展是全球的事,我們迎接更多的公益資本進入中國,中國的公益資本也可以走出去推動全球的可持續發展。第四是綠色,這是影響力投資和公益金融的應有之意。第五是共享,公益的目的是為了讓社會更美好,讓每一個人都能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所以它完全符合這一理念。

  我們過去40年雖然經濟發展很快,但積累了很多成長中的煩惱,如貧富差距、環保問題等等,解決這些問題光靠政府不夠,必須靠社會力量。做公益金融就有這樣的效果,光捐贈不行,要把問題變成商業機會。德魯克説過,所有的社會問題只有變成有利可圖的商機,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所以我覺得影響力投資和公益金融有必然性,是未來趨勢。

對話馬蔚華:影響力投資和公益金融有必然性,

  《中國慈善家》2018年6月刊封面

  用現代企業管理辦法管理公益組織

  《中國慈善家》:你講到國外越來越多的金融人士做公益,為什麼?

  馬蔚華:我去年去美國考察影響力投資,發現許多影響力投資機構的負責人大部分都是來自華爾街,來自金融機構,盡管現在他們的薪酬和華爾街還有差別,但是這些人還是願意來。

  美國也經歷過傳統公益時代,遇到和我們現在一樣的問題。沒有激勵機制留不住人才,不能可持續,他們突破局限提出了公益金融的概念。傳統觀念認為做公益不能掙錢,不能有半點風險,不能做廣告宣傳等,凡是用商業模式做的事公益都不能做。我認為做金融和做公益本質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都需要成本最低、收益最大,都需要信息透明、控制風險、做好客戶服務、搞好投資者關係,只不過公益機構是社會效益最大化,商業機構是經濟利益最大化。所以可參照管理金融企業的方法管理公益機構。

  《中國慈善家》:這是你通過在壹基金的實踐悟出來的嗎?

上一篇:李连杰回忆公益心路:要脚踏实地,重在利他

下一篇:没有了